疫情初期,报道死亡病例以老年人居多,并且基本合并多种慢性病。但随着观察的深入,病情的进展变化,越来越多的年轻人也发生猝死,很多重症患者并非仅仅表现为肺部的损伤,而是伴有多器官的损害。

造成此种现象可能存在多方面的因素和机理:

新冠肺炎对心脏损伤的机制尚不明确,细胞因子风暴所致的过度免疫需关注,抗炎药物可能发挥作用,要关注基础疾病对新冠肺炎进展的影响;对心肌损伤的病人,及时启动心室辅助装置。

此外,还要关注新冠肺炎导致巨大心理压力、相关心身疾病的心脏表现,注意情绪舒缓与指导。对待新冠肺炎患者,尤其是重症和危重症患者,我们更应该整体去看待,“看到一个病人的时候,我们不能仅仅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应该跳出这个概念,当你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的时候,就说明你把这个人作为一个整体去看待。之后再回到原点,还是看山还是山,看水还是水。”

面对此种情况,我们试图探索治疗手段,抗炎可能是一个可以选择的办法。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上有一篇研究也许能够窥探其中的机理。临床上心肌梗塞的患者,尤其是大面积心肌梗死一般采用开通血管,放支架或搭桥,但有些病人反而没有活下来,这是因为突然开通血管以后,大量的炎性介质释放,导致心肌停止收缩。

从目前掌握的病例来看,新冠肺炎患者以呼吸道症状为主,但同时我们观察到,尤其是重症病人或者危重症病人,很大部分存在心肌酶升高、肌钙蛋白升高、CK-MB升高、心电图改变等情况。

其次,这个病毒是个新的病原体,我们人类对它没有任何的免疫力,传播快、传播广,而且还存在轻症患者没有表现出肺部炎症的现象,更加重了疫情的传播。

陈海波希望,通过“智星时空”这一平台,能够发挥人工智能学术带头人、技术专家的号召力,将散落在各处的优势资源吸引聚集,整合并转化成具有市场价值的有效存在,共同推进社会发展和人类进步。同时他希望,上海市经信委能够加强指导,学术和业界领袖能共同支持,让“智星时空”这个平台能做实做精,使人工智能技术成为行业真正的引擎。

针对细胞因子风暴,目前运用到的治疗包括IL-1家族阻断治疗、IL-6阻断治疗、IFN抗体治疗以及糖皮质激素、胸腺肽、环磷酰胺、单克隆抗体等其他治疗。

首先,从发病机理上看,新型冠状病毒是一个单链RNA病毒,病毒本身不像细菌一样可以自我复制,新型冠状病毒自己不能复制,必须依赖于宿主细胞,如通过呼吸道上皮,尤其是肺部的一些上皮细胞进行复制。

(葛均波 作者为中科院院士、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心内科教授)

除了病毒本身对机体的损伤,更重要的是通过宿主本身的免疫反应反过来作用于我们的机体,造成了多器官的损伤,造成机体损伤的机理可能是过度的免疫反应,一些重症或者危重症的病人存在“炎症风暴”或称“炎症瀑布”的情况。炎症风暴/炎症瀑布,即在短期内大量的细胞因子释放到血液里,血中病毒负荷过重刺激机体的细胞想清除病毒,会产生一些如白细胞介素等来扩大免疫反应,比如有种细胞叫抗原递呈细胞,即树突状细胞,吞噬病原体以后,会进行修饰放大免疫反应,但面对新冠肺炎反应过激,导致“自我攻击”,造成多器官的损伤。

上海市经信委人工智能发展处处长石伯明在致辞中表示,深兰科技是一家快速成长的人工智能头部企业,受到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上海市经信委今年是连续3次和深兰科学院一起举办活动。深兰研发的熊猫智能公交车,获得了广州、上海、武汉、长沙4个城市的自动驾驶测试牌照和武汉颁发的全球首张自动驾驶商用牌照,给外界留下了深刻印象,熊猫智能公交车已成为了上海人工智能高地的一张名片。本次,“智星时空”创新品牌的启动,符合上海建设“科技创新中心”的城市定位,无论政府部门、还是企业以及科研机构,都需要这么一个平台整合资源、传递观点、传播技术、达成共识。希望智星时空能被打造成人工智能行业学术与产业资源对接不平衡壁垒,切实推进中国AI赋能各产业的进程。

总体而言,新冠肺炎传染性强,传染途径多样化,致死率相对较低,重在预防,避免恐慌。

深兰科技创始人、深兰科学院创始院长陈海波与大家分享了深兰科学院的最新研究成果和搭建智星时空平台的初衷。他表示,智星时空作为链接人工智能学术和产业的融合性交流平台。“智”代表人工智能,“星”寓意诸如星辰般坐落在各地的政府、科研机构、企业、创新项目等;“时空”则表示浩瀚无边的宇宙上时间和空间的交错。此次在上海市经信委的指导下,深兰科学院联合上海人工智能发展联盟,搭建“智星时空”平台旨在打破学术界与产业界的沟通壁垒,帮助更多的学术机构、和产业建立交流、合作的机会,在前沿论文、技术研究及算法实现、创新商业化案例、泛AI产业的实时变革等信息资源上实现共享,为我国实现科技强国的远大目标积淀学术沃土与创新源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