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排0∶3不敌伊朗,失去进军东京最后机会40年10次冲奥梦碎 中国男排留下的不只是遗憾

3∶1击败卡塔尔后,中国男排距离东京奥运会只有一步之遥。这一步,中国男排竭尽全力仍然没有跨过去。

不想留下遗憾,是因为中国男排40年来的冲奥之旅留下了太多的遗憾。

四、患者陈X,男,89岁,既往有高血压、糖尿病、冠心病、频发发室性早搏,冠脉支架植入术后。患者于2020年1月13日发病,就诊4小时前无明显诱因喘气,自感呼吸困难,无发热。1月18日因严重呼吸困难至武汉协和医院急诊科救治。患者高龄,病原学检查肺炎衣原体阳性,无甲乙流,新型冠状病毒阳性,肺部CT:病毒性肺炎典型改变。于2020年1月19日23时39分病情恶化,抢救无效死亡。

提起中国男子三大球里最悲情的队伍,很多人首先想到了是中国男足,除了以东道主身份参加的北京奥运会外,只有1988年汉城奥运会这一次参赛记录。但其实,中国男排的奥运之路同样坎坷。

昨晚,东京奥运会男排亚洲区资格赛决赛,中国男排0∶3不敌“亚洲霸主”伊朗,也失去了进军东京奥运会的最后机会。

1999年,中国男排虽然成功卫冕亚锦赛冠军,但最终还是跌倒在奥运会门前。2000年悉尼奥运会亚洲区资格赛上,主场作战的中国男排首战不敌日本,虽然在次轮战胜中国台北,却在最后一轮不敌韩国,无缘直通名额。随后的落选赛上,中国男排首战不敌西班牙,虽然后面两场比赛都轻松获胜,但还是没能竞争过三战全胜的西班牙。

二、熊XX,男,69岁,因发热、咳嗽4天,加重伴呼吸困难2天就诊于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2020年1月3日经口气管插管接呼吸机辅助呼吸,心肌酶谱持续异常。1月4日转入金银潭医院。入院诊断为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呼吸衰竭、重症肺炎、昏迷待查、胸腔积液、主动脉粥样硬化。患者胸部CT示:双肺大片磨玻璃样影。心电图示:ST段改变。入院后予重症监护、呼吸机辅助呼吸、俯卧位通气治疗,予CRRT、抗感染、护肝等对症及支持治疗,病情无好转,脓毒性休克、微循环衰竭、凝血功能障碍及内环境紊乱进行性加重。1月15日00:15患者心率下降为0,持续去甲肾上腺素、肾上腺素、垂体后叶素、多巴胺等静脉泵入抗休克治疗,患者始终未能恢复自主呼吸及心跳,至0时45分床边心电图示全心停搏,宣告临床死亡。

九、罗XX,男,66岁,2019年12月22日无诱因咳嗽,以干咳为主,无发热;12月31日出现胸闷,气短,活动后明显,至市中心医院就诊;2020年1月2日转入金银潭医院,影像学双肺病变弥漫,呈“白肺样”改变。入院后给予经鼻高流量给氧等对症治疗,顽固性低氧血症难以纠正。1月12日10时行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镇静状态,体温36.7℃,呼吸窘迫,继续积极抗菌治疗。当日患者氧合改善不明显,呼吸机吸入氧浓度已下调至50%左右,动脉血氧分压80mmHg。患者病程长,免疫功能极差,存在脓毒性休克风险,1月21日9时50分抢救无效死亡。

十四、雷XX,男,53岁。1月初因发热一直在社区医院治疗,治疗数日后无效,发热、咳嗽、胸闷加重。2020年1月13日到同济医院急诊科就诊,CT显示双肺感染,呼吸衰竭;1月18日告病危,行无创呼吸机支持治疗,2020年1月20日转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隔离治疗。入院经抗感染抗休克,呼吸机辅助呼吸支持治疗,患者病情无好转,呼吸衰竭继续加重,1月21日4时余经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

按照有关规定,中国海警执法证主要配发海警机关从事一线海上维权执法、海上维权执法管理、法制等岗位的工作人员,仅限于持证人员在开展海上维权执法工作时使用。

1984年的洛杉矶奥运会是新中国成立后参加的第一次奥运会,但很多人并不知道,前一届的莫斯科奥运会,中国男排就获得了参赛资格。而帮助中国男排拼下这个资格的,正是由汪嘉伟、沈富麟领衔的辉煌一代。1979年亚锦赛上,中国男排先后击败日本、韩国等强队斩获冠军,随之也获得了1980年的莫斯科奥运会奥运会的参赛资格。不过,由于中国抵制了莫斯科奥运会,中国男排最终没有参赛。

一、曾XX,男, 61岁,既往有肝硬化、粘液瘤等病史。2019年12月20日左右开始发热,咳嗽、无力;27日在武汉市普仁医院呼吸科住院治疗,28日转入ICU,30日予气管插管机械通气,31日转金银潭医院ICU;转入时休克昏迷状态。1月1日ECMO支持、抗感染、抗休克、纠正酸中毒等对症支持治疗。1月9日20时47分患者心率突然为0,ECMO血流速快速降至0.2升/分。立即抢救,至23时13分,心率仍为0,宣布临床死亡。

次战中国台北,由于主力二传詹国俊意外受伤,中国男排一开始就遭遇困难,两次落后对手又两次扳平,苦战五局后成功逆转对手。“我对球员们的要求是以精神带动技术,他们都做到了。最让我高兴的是,中国队在落后的时候咬住了,而在以前,中国队面对这种情况,是坚持的少,放弃的多。”队员们的表现,让沈富麟欣慰。

七、殷XX,女,48岁,既往有糖尿病,脑梗死。2019年12月10日无诱因出现发热(380C)、周身酸痛、乏力,逐渐出现咳嗽,少痰,在基层医院抗感染治疗2周未见好转。12月27日出现胸闷、气短,活动后明显,同济医院予无创通气、常规抗感染治疗,病情仍有加重。12月31日转入金银潭医院,给予鼻导管高流量吸氧等对症治疗措施,低氧状态仍未见明显好转,病情仍有恶化趋势。2020年1月14日胸部CT可见双肺弥漫机化性改变,部分伴牵拉性支气管扩张,其中以双下肺尤为明显。1月20日11时50分行气管插管,并予镇痛、镇静治疗,指端氧饱和度及血压持续下降,继而心率下降,最终抢救无效死亡。

为了这最后一搏,64岁的老帅沈富麟再度出山,而留给他的时间仅有不到三个月。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里重整队伍,面对的还是伊朗、澳大利亚、韩国等亚洲强队,中国男排的前景没人看好。

1月7日,中国男排首战哈萨克斯坦,以3∶0轻松取胜。比胜利更可贵的是,相比以往中国男排的精神面貌有了巨大提升,技术细节也有了明显改善。

不过,经过两个多月艰苦训练后,以全新精神面貌出现在江门的中国男排,给球迷带了惊喜。

境外通报确诊病例:中国香港1例,中国澳门1例,中国台湾1例;美国1例,日本1例,泰国3例,韩国1例。

作为海警执法人员代表国家依法履行海上维权执法职责、行使相应执法职权的凭证,中国海警执法证由专用皮夹和内卡组成,二者同时使用方能有效。

十二、周XX,男,65岁,2020年1月11日因气促伴乏力3天,加重3天收入武汉市第一医院。入院时患者呼吸困难,胸闷气促,急性病面容,诊断为重症肺炎、急性呼吸衰竭、肝功能损害。1月21日19时出现心率、血压下降,双瞳对光反射消失,即刻行气管插管、人工胸外按压、强心等治疗,至19时54分未再恢复自主心律,宣告临床死亡。

然而现实往往比预想的更加残酷,首局比赛伊朗队就给中国男排来了个下马威,以25∶14轻松拿下首局。实力上的巨大差距,让球迷们的心凉了不少,但中国男排却没有放弃,第二局中国男排顶住压力,逐渐适应了对手的进攻节奏,在落后局面下,一次次的将比分拉近,也逼迫伊朗叫了暂停。

1983年,中国男排再次冲击奥运会。在当年的亚锦赛决赛中,中国男排在2∶0领先的情况下被日本队翻盘,失去了直接晋级的机会。之后的落选赛中,中国男排对阵保加利亚,在大比分2∶1领先的情况下,再次被对手翻盘,倒在了最后一步上。不过,由于东欧国家联合抵制洛杉矶奥运会,中国男排意外获得了参赛资格。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也成为了中国男排唯一一次在本土之外参加的奥运会,当时已经处于职业生涯末期的汪嘉伟和沈富麟都没能入选奥运会大名单,两人也相继选择退役。

不仅仅是沈富麟,中国男排的改变,球迷们也到看到了。赛后,球迷们久久不愿离场,他们高呼沈富麟和队员们的名字,并齐声高唱《红旗飘飘》为中国男排加油。

五、李XX,男,66岁,既往有慢阻肺,高血压病,2型糖尿病,慢性肾功能不全,2007年升主动脉人工主动脉置换术,2017年腹主动脉支架置入术,胆囊切除术,多脏器功能损害。患者因间断咳嗽、头痛、乏力伴发热6天于2020年1月16日受入武钢总医院。1月16日胸部CT显示双侧肺炎、左上肺纤维化灶、左上肺小结节影。1月17日出现呼吸困难,血气分析提示1型呼吸衰竭,给予面罩吸氧、抗感染、抗病毒、化痰等对症处理。1月20日10时10分 患者于突然出现指脉氧降低至40%,已予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治疗,再次告知家属患者重度呼吸衰竭,再次询问是否行气管插管,拒绝行气管插管。1月20日10时35分病情恶化抢救无效死亡。

面对对手的强力冲击和盘外招,中国男排没有自乱阵脚,用以强硬的拦网和强攻击溃了对手,成功晋级决赛。

为确保海上维权执法工作正常开展,持有人民警察证、渔业行政执法证、海洋执法监察证等有效执法证件,具备执法资格的海警执法人员,在换发中国海警执法证前,仍持原执法证件开展工作。

无缘1988年汉城奥运会后,1990年,沈富麟接过了中国男排的教鞭。一年后的亚锦赛上,中国男排获得第三名没能直接出线,1992年的落选赛上,中国虽然先后战胜埃及、波兰等队,但却0∶3输给了荷兰,再次无缘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

十七、詹XX,男,84岁。患者因发热、咳嗽、喘气3天于2020年1月9日17时4分收入市第五医院治疗。既往有慢性支气管炎、不稳定型心绞痛、冠状动脉支架术、高血压病、消化道出血、肾功能不全、高脂血症、高尿酸血症、腔隙性脑梗死病史。患者因病情加重,持续高热不退,于1月18日转入ICU,予以抗感染及对症支持治疗。1月22日10时16分患者呼吸停止,心率逐渐减慢,10时52分宣告临床死亡。

三、王XX,男,89岁,既往有高血压、脑梗塞、脑软化病史。因尿失禁于2020年1月5日就诊于同济医院泌尿外科,1月8日因嗜睡、神志不清转入急诊科就诊。检查提示肺部感染(病毒性肺炎)、急性呼吸衰竭。1月8日体检发现患者77mmHg,有缺氧表现。肺部CT呈双肺斑片影,双侧少量胸腔积液,胸膜粘连。血常规示白细胞总数进行性增高,淋巴细胞计数低。1月9日转入发热门诊观察病房抢救治疗,给予对症支持治疗。1月13日予呼吸机辅助正压通气。1月14日出现昏睡,在呼吸机辅助通气下,血氧饱和度波动在50%-85%之间。1月15日收入感染科病房。1月18日10时30分转院前Bp140/78mmHg,无创呼吸机辅助通气下SPO2 85%。转运途中,患者出现呼吸心跳骤停,持续抢救2小时,治疗无效于2020年1月18日13时37分宣告临床死亡。

十一、张XX,女,82岁,既往有帕金森病史5年,口服美多芭。2020年1月3日发病,因“发热咳嗽胸闷乏力”于1月6日就诊于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诊断“病毒性肺炎、呼吸衰竭”。1月20日转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病情进行性加重,于1月22日行气管插管呼吸机支持治疗,呼吸衰竭无改善,于2020年1月22日18时经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

八、刘XX,男,82岁,因全身畏寒酸痛5天于2020年1月14日15时41分收入武汉市第五医院。给予心电监护、无创呼吸机辅助呼吸、抗感染、抗病毒及支持对症治疗。1月19日出现吐词不清、左侧肢体乏力,考虑脑卒中,病情进展加重,出现呼吸衰竭持续加重。1月21日 00时30分患者突发心率进行性下降,心音闻不及,大动脉搏动消失,立即抢救,家属仍拒绝气管插管机械通气,持续抢救,心率始终无恢复,1时18分宣告临床死亡。

“还是要摆正心态、摆正位置 ,伊朗是亚洲霸主,要求队员用‘舍得一身剐, 敢把皇帝拉下马’的精神去拼。”沈富麟心里清楚,现在的这支中国男排,还不具备与伊朗这样世界强队抗衡的能力,但只要还有一线希望,就要全力以赴。

然而,劳尔的到来并没有将中国男排带出低谷,反而在泥潭中越陷越深。

六、王XX、男、75岁、因发热伴咳嗽、咳痰5天、呕吐2天于2020年1月11日17时19分收入武汉市第五医院。既往有高血压病和髋关节置换术史。入院体温38.2℃,伴乏力、纳差、咳嗽、鼻塞、头昏、头痛,无明显畏寒、寒颤、肌肉关节酸痛。胸部CT提示双肺间质感染。

中国男排留下太过遗憾

十五、王XX,男,86岁,2020年1月9日因乏力1周就诊收入新华医院。无发热,有糖尿病高血压及结肠癌手术后4年。入院后肺部CT见双肺多发磨玻璃影,缺氧明显,进食困难、呼吸加快、昏睡等。家属拒绝插管,仅经鼻吸氧,于2020年1月21日17时50分心跳呼吸停止,宣告临床死亡。

入院后告病危,予以吸氧、抗感染、抗病毒,化痰,酌情退热,予以补液等对症治疗。患者病情进行性加重,1月15日转入ICU,行机械通气。1月20日11时30分家属表示了解病情,现要求停用呼吸机,拔出气管导管观察,不再行气管插管呼吸机辅助呼吸及心肺复苏抢救。1月20日11时25分宣告死亡。

沈富麟担任主教练的首次冲奥之旅以悲剧告终。1996年,重整旗鼓的沈富麟再次率队冲击奥运会,中国男排与日本、韩国、澳大利亚通过双循环争夺唯一一个奥运参赛资格,结果6场比赛中国男排1胜5负,沈富麟也因此黯然下课。

“不要有压力,放开了去打。”场边沈富麟一次次的叮嘱队员们,放下包袱去冲击对手。虽然,中国男排最终还是以22∶25输掉了第二局,但却让人看到了他们的顽强。但实力上的差距不是短短两个多月的集训可以弥补的。最终,中国男排0∶3不敌伊朗,失去了前往东京的机会。

2008年东京奥运会后,中国男排两次都没能冲奥成功。为了实现奥运梦想,2017年中国排协请来了中国男排历史上首个外教——阿根廷人劳尔。劳尔曾率领波兰队获得世锦赛亚军,带领德国队获得欧洲联赛冠军,是一位经验丰富的名帅。

由于没能在去年8月的奥运预赛赛获得直通名额,中国男排只剩下亚洲区资格赛这唯一机会。

2017年,中国男排在劳尔的带领下获得亚锦赛第六名,为历史最差;2018年,劳尔率领中国男排参加了世锦赛,在小组赛中五战全负,同年的亚运会上中国男排也没能进入八强;2019年世界男排联赛上更是在16支队伍中垫底,此后的亚锦赛上又1∶3不敌中国台北,最终获得了第6名,平了他自己保持的历史最差的战绩,劳尔也由此黯然下课。

十三、胡XX,女,80岁,2020年1月11日发病。因发热、咳嗽9天,喘息、呼吸困难于2020年1月18日入住华润武钢总医院,因新型冠状病毒核酸阳性,于2020年1月20日转入武汉市金银潭医院。既往有高血压病史20余年,有糖尿病史20余年,有帕金森病史。入院后告病危,重症监护,行抗感染、呼吸机辅助呼吸及对症支持治疗。但患者病情无好转,持续低氧血症、神志不清,机械呼吸机辅助呼吸,2020年1月22日16时经抢救无效,宣告临床死亡。

不想留下遗憾的中国男排,最终还是留下了遗憾,但在遗憾之下却也让人们看到了崛起的希望。毕竟,对中国男排来说,能打进决赛站到伊朗队的面前,已经算是足够的优秀了。与两个多月前相比,中国男排的进步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相信,在沈富麟的带领下,中国男排的未来会更加光明。

17例死亡病例病情介绍

在这场与伊朗的对决前,从主教练沈富麟到队长江川,都在反复强调要:不留遗憾。

十、张XX,男,81岁,2020年1月18日因发热3天收入武汉市第一医院。入院胸部CT显示双肺感染性病变,考虑病毒性肺炎,患者肾功能及肺部感染情况持续恶化,于2020年1月22日上午逐渐出现意识不清,呼吸心率血压持续下降不能维持,患者家属签字拒绝胸外按压、气管切开等抢救措施,患者于1月22日10时56分呼吸心跳停止,宣告临床死亡。

目前追踪到密切接触者5897人,已解除医学观察969人,尚有4928人正在接受医学观察。

小组赛最后一轮,面对争冠路上最大对手伊朗,提前晋级的中国男排选择保留实力,最终0∶3不敌对手。沈富麟和中国男排把心里憋着的劲,发泄到了半决赛的对手卡塔尔身上,

十六、袁XX,女,70岁。2020年1月13日因持续高热收入市第一医院。入院时神志模糊,急性病容,心音减弱,双肺呼吸音粗,影像学结果见肺部感染较重。考虑重症肺炎,且存在严重的呼吸衰竭。即予以积极抗感染、吸氧等对症治疗,但呼吸衰竭难以纠正。患者于2020年1月21日因呼吸衰竭宣告死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