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场监管总局 农业农村部 国家林草局

关于禁止野生动物交易的公告

一、各地饲养繁育野生动物场所实施隔离,严禁野生动物对外扩散和转运贩卖。

“‘周酒罐’是我们这里的名人!”关门山村支部书记伍开玉说,在关门山一带,周华清的本名没几个人知道,但只要提起“周酒罐”,十里八乡无人不知,因为他太喜欢喝酒了。

“到了那时候,才算是过上好日子呢!”周华清咧开嘴笑着说。(周雨 实习生 刘玉娇)

这些事情,周华清看在眼里、记在心里,他不禁扪心自问,“周书记对我好,党的政策好,我还不努力,对得起党和政府吗?”

这片花椒树共有16亩,是永川区来苏镇关门山村荆竹湾小组村民周华清种植的。

五、消费者要充分认识食用野生动物的健康风险,远离“野味”,健康饮食。

四、各地各相关部门要加强检查,发现有违反本公告规定的,要依法依规严肃查处,对经营者、经营场所分别予以停业整顿、查封,涉嫌犯罪的,移送公安机关。

不“等靠要”,换来好日子

嗜酒如命的周华清为何能放下酒杯发展产业呢?

经过认真思考,加上周杰等扶贫干部的积极帮助,周华清很快学会了花椒种植技术。他包下了父母、兄弟的闲置土地,种上了16亩花椒。另外,他还养了两头生猪和30余只鸡鸭。

有时喝了酒,周华清也下地干农活,但没干几下,倒地就睡。

起初,周华清对周杰并不“感冒”,但周杰隔三差五就往他家跑,给他讲脱贫政策、摆致富之道,还经常跟他拉家常、一起参加劳动。

自那以后,“周酒罐”仿佛变了个人,不仅放下了手中的酒杯,对地里的农活也上心了。

为周华清喝酒的事,村干部和亲朋好友苦口婆心劝过多次,可周华清依然我行我素,“今朝有酒今朝醉,有点稀饭汤汤喝就够了。”

三、社会各界发现违法违规交易野生动物的,可通过12315热线或平台举报。

为严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阻断可能的传染源和传播途径,市场监管总局、农业农村部、国家林草局决定,自本公告发布之日起至全国疫情解除期间,禁止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老周,你年纪也不小了,身体又不好,真想一辈子都戴个贫困户的帽子,光彩不光彩?”

“种地养猪只能解决吃饭问题。”周华清说,关门山村山高坡陡、土地贫瘠,要想真正致富还得另想办法。

“你姓周我也姓周,家门就是一家人。”

二、各地农(集)贸市场、超市、餐饮单位、电商平台等经营场所,严禁任何形式的野生动物交易活动。

因长期喝酒花钱,老伴又是精神残疾,还育有两个女儿,周华清一家穷得连“窝”都没有:自11年前土坯房垮了后,一家人先后借住在周华清的弟弟和小舅子家里。

其实,对于周华清来说,真正的希望寄托在16亩花椒上:花椒种植三年后,亩均收益在3000元左右,八年后每亩的收益可达6000元,这16亩花椒三年后收入能超过5万元。

这年6月,来苏镇干部周杰到关门山村担任第一书记,听说周华清的事后,便主动把他作为自己的脱贫帮扶对象,“攀上”了这个穷得叮当响的“酒罐亲戚”。

“不到20岁就开始喝酒,一直喝到60岁出头。”周华清说,40多年来,他一天三顿酒几乎顿顿不落,每次都要喝七八两,一杯二两一口就干。

2018年,已经62岁的周华清种了3亩多地,养了8头肥猪,其中6头卖了8000多元,另外两头杀了过年。穷了几十年的周华清,第一次过了个丰年,并成功脱贫。

周华清的改变,始于2017年。

每次喝完酒后,醉醺醺的周华清就会在胸前挂个收音机到处走,收音机的声音总是开得很大,有时走着走着,倒在路边就睡着了。

2019年,刚刚尝到养猪甜头的周华清却遇到了生猪疫情,十里八乡的村民都不敢养猪了。但已被扶起脱贫志的周华清没有气馁,他不等不靠,开始琢磨起其它致富的法子。

“要搞多种经营,长短结合。”周华清笑眯眯地说,本以为今年养猪“搞不到着”,结果猪肉价格大涨,“前两天刚卖了一头,330斤重,卖了6000多元。”

过去40余年里,周华清嗜酒如命,穷得叮当响,村里人都笑称他为“周酒罐”。如今,他不仅戒了酒,还成了村里的致富能手。

周华清的穷也是远近闻名。

市场监管总局 农业农村部 国家林草局

第一书记改变了“酒罐亲戚”

精诚所至,金石为开。周杰的努力,终于打动了周华清,他也逐渐从心里接纳了周杰这个“亲戚”。

喝了一辈子穷了一辈子

当然,周华清因为喝酒也闹过不少笑话。

俗话说“成家立业”,今年64岁的周华清早已成家,还生育了两个女儿,但他的“立业”,却是近两年的事。

在此期间,政府还给周华清一家办理了农村低保,补助3.5万元帮周华清进行了D级危房改造,水泥路也直通家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