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劳动市场迅速发展,外出人员权益受侵害现象渐频

如何维护海外务工人员合法权益?

谈及个人的兴趣爱好,这几位女孩子其实和大多数同龄人差不多,她们有的喜欢旅游、摄影,有的喜欢烹饪美食、手工,有的喜欢运动,有的喜欢电视电影和读书。泱波 摄

包工头欠薪243万元无力支付

刘露、潘婷、朴顺子、张照、苗荟(从左至右)在林荫大道上拍摄照片。泱波 摄

据了解,目前,我国《对外承包工程管理条例》《对外劳务合作管理条例》等法规,对外派劳务人员合法权益的保障作出了原则规定。但海外务工人员权益受到侵害时,其面临的挑战远大于国内。

3月7日,在“三八”国际妇女节来临之际,东航江苏公司的五位女飞行员张照、潘婷、刘露、朴顺子、苗荟相聚一堂,在机库、林荫大道、办公大楼处拍摄合影,留下英姿飒爽的身影,庆祝自己的节日。据了解,目前,东航江苏公司共有10名女性飞行员,平均年龄不到30岁,她们用青春谱写“蓝天梦”。

据当地媒体报道,该患者是一名70岁的匈牙利人,他在国外生活的孩子2月份回匈探望他,回国探亲前有意大利旅行史。

侵害海外务工人员权益现象频发

业内人士向对记者表示,这些数据尚未包括一些通过非法途径(如通过旅游签证)或个人途径前往海外务工的人员。随着中国企业海外建设步伐的加快,我国外出务工人员必将呈现进一步增加的趋势。

圣域旅游管理公司隶属于内蒙古新维商服旅游投资集团,该集团是企业转型发展战略下涉足旅游产业的新型产物。主要从事旅游区开发建设及运营管理,目前经营的旅游区有内蒙古辉腾锡勒黄花沟草原旅游区、西藏林芝地区南伊沟旅游区、四川成都邛崃大梁酒庄风情园。集团重视品牌建设,是无形资产胜于有形资产,力求通过品牌的打造提高市场竞争力,实现企业长远、稳定发展。

黄河大峡谷老牛湾旅游区被誉为中国最美十大峡谷之一、中国最美乡村之一,拥有世界级的旅游资源、国家级的地质公园、是国家4A级旅游景区,是长城黄河交汇之处,蒙汉文化交融之地。

在庭审中,针对工人们的诉讼请求,刘春江均予认可,但主张由于乌力吉图还没有跟他结算工程款,所以他现在无力支付剩余的劳务费,乌力吉图应与其一起承担连带支付责任。 而乌力吉图的代理人则提出,本案建筑施工地点在蒙古国,乌力吉图宝音格日勒公司为蒙古国公司,应适用《蒙古人民共和国企业法》及《蒙古人民共和国建筑法》。

对此,工人们的援助律师指出,尽管乌力吉图宝音格日勒公司与刘春江签有《建筑承包合同》,但合同的实际履行主体为乌力吉图个人,向刘春江支付工程款的也是乌力吉图个人。

112名农民工远赴蒙古务工

最终,经法院调解,刘春江同意在2018年2月1日前分两次付清拖欠工人们的劳务费;乌力吉图对上述款项承担连带给付责任,并以130万元为限承担连带责任。

公司注重文化与现有资源的结合,实现企业稳步发展。在这孕育梦想和希望的时代,全体公司人员将凭借“超越自我,精益求精”的企业精神,秉承“为股东谋求利益,为员工实现价值,为社会创造财富”的办企宗旨,奉行“诚信、创新、责任”的核心价值观,以卓越的企业文化,先进的体制和机制,科学的企业管理,优秀的员工队伍打造卓越的圣域品牌,为“建设管理科学、运行规范、受人尊敬的现代旅游企业”而不懈努力奋斗。

通过圣域旅游管理公司的托管运营,在该景区的带动下,有效促进了当地农民脱贫致富:一是通过精细化包装销售特色农副产品增加收入;二是引导有能力的农户发展“农家乐”。三是参与景区景点管理服务工作。目前,有3000多户周边村民从事小香米、海红果、本地鸡等特色种养殖产业,直接供应景区绿色农副产品和对外销售;有60多户村民发展船运、餐饮、住宿等服务业;有70多名贫困人口受聘于公司从事景区卫生保洁和安保工作,有300多名农民受雇于“农家乐”服务。2016年旅游从业人员人均收入达28800元。

老牛湾旅游区不仅自然风光迷人,更蕴藏丰厚的历史文化资源,古码头、古栈道、古商业让老牛湾尽显黄河文化古韵。骡驮轿婚礼、踢鼓子秧歌、抿豆面、古瓷窑、布艺、剪纸等非物质文化遗产,彰显老牛湾黄河民俗文化魅力。海红果、小香米、石磨豆腐、黄米糕、黄河鱼、洞穴蘑菇、有机玉米、莜面等健康绿色农副产品闻名中外。

但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到了该发钱的日子,刘春江以发包方没有支付工程款为由,仅支付了少部分劳务费,剩余243万余元工资则一直拖欠。

在海外劳动市场迅速发展的同时,侵害海外劳务人员合法权益的现象也日渐频发。“海外务工纠纷主要存在以下几种情形:中介机构不具备向海外输送劳务人员相关资质,无法为务工人员办理工作许可;‘黑中介’以介绍出国务工为噱头实施诈骗行为,骗取有意赴海外务工人员的押金后卷款逃走;派遣公司或中介人员未按合同履行承诺的工资及待遇等问题。”时福茂对记者说。

2015年5月,来自河北省青龙满族自治县的王某等112名农民工,经中介人员刘春江介绍前往蒙古国打工。出国工作异常艰辛,不仅要忍受恶劣的自然条件,还经常需要加班赶工,但112名农民工没有放弃,一干便是3个月。

旅游区距县城西南60公里,位于黄河与长城交汇处,规划区面积196平方公里,包括25.34平方公里国家级地质公园。2013年由政府开发建设,完成老牛湾码头和35.4公里旅游专线建设,对老牛湾66户古村落进行了保护,建成景区门景主体工程、游步道栈道、九曲黄河阵、科普影视馆、非遗展示馆、瓷艺体验馆等旅游基础设施和服务功能,正在积极推进老牛湾通用航空机场、沿黄旅游连接线建设。2014年6月创建了自治区级地质公园,2015年8月老牛湾村评为中国传统古村落,2015年10月创建了国家级地质公园,2016年1月老牛湾村入选全国最美乡村,2016年11月评为4A级景区。2016年景区游客量达52万人。

“这是我们办理的一个非常典型的海外务工劳动争议案件,从中我们可以看出海外务工人员维权之艰难。”时福茂表示。

海外务工人员维权有多难,北京致诚中心执行主任时福茂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案例。

黄河大峡谷·老牛湾旅游区地处晋、陕、蒙黄河大峡谷的核心地段,峡谷两岸壁立万仞,河道中碧波万顷,河岸上长城耸立,村落中古迹遍布。这里是长城、黄河交汇之处,是地质遗迹景观的天然博物馆,同时也是黄土文化、黄河文化和窑洞文化融汇于一体的特色地质景区,明代护水楼的雄姿,清代伏龙寺的袅袅香火,留存至今秀才院落的古色古韵,立体展现了两千年黄河古文化。

“不同国家法律的适用、劳务关系的确认、证据的收集等都存在差异,这就造成务工人员维权存在诸多困难。另外,在案件的执行方面,存在赔偿责任方没有资产可供执行或者资产不在境内难以执行等情况。”时福茂说。

为了打造精品景区,让这个壮美的地方成为国内外知名旅游目的地,一年四季火起来,老百姓富起来,清水河县于2017年引进内蒙古圣域旅游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进行专业化管理和建设,5月1日正式托管运营。公司在遵循“景区为形,文化为魂”的经营理念下,围绕创建国家AAAAA级景区,以峡谷极湾地质奇景为背景,巧妙杂糅神话、历史等人文,通过各开发区域核心产品塑造,强化各故事篇章的文化氛围,提升文脉内涵、构建吸引核心,将旅游区打造“一心一环三区”,即综合服务中心、水陆旅游大环线、地质景观旅游区、运动探险体验区、民俗文化体验区,将旅游区打造成为生态文化体验精品旅游区。让黄河大峡谷·老牛湾旅游区,快速跻身国际知名的品牌行列,以品牌护航旅游区持续健康发展。

随着海外劳动市场的发展,我国出国务工人数日渐增多,侵害海外务工人员权益的现象也日渐频发。由于不同国家法律的适用、劳务关系的确认、证据的收集存在差异,加上海外务工人员往往不通当地语言、制度、文化,海外维权挑战重重。

工人们返回国内后,联系刘春江和乌力吉图索要劳务费,对方一拖再拖就是不愿意给。工人们只好向北京致诚中心求助。在该中心的帮助下,工人们将刘春江和乌力吉图诉至青龙满族自治县人民法院。

近年来,我国出国务工人数日渐增多。根据商务部统计数据,截至2019年6月末,我国在外各类劳务人员达到98万人。仅2019年1月至6月,我国对外派出劳务人员即达到23.5万人,较上年同期增加1.7万人。

“农民工已经成为当前国内法律援助的重点对象,但对海外务工人员权益的维护才刚刚起步。”近日,在北京致诚农民工法律援助与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北京致诚中心)海外务工人员工作站挂牌成立仪式上,北京致诚中心主任佟丽华说。

历经一个多月,王某等讨薪未果。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向中国驻蒙古国大使馆求助。在大使馆的联系下,河北青龙成立专门的工作组赴蒙古协调。在工作组的努力下,2015年9月29日,发包方负责人乌力吉图(中国人)表示,由于资金紧张,暂时无法付给刘春江工程款,但其承诺尽快筹集款项,并写下欠条。

在时福茂看来,涉及海外务工的案件案情相对复杂,往往涉及多个侵权行为。比如,有的中介机构不具有相关资质,无法为务工人员办理合法的工作签证,造成工人只能以打“黑工”的形式工作。在此类案件中,由于工程所在地移民部门、工程发包方、中介机构、务工人员等多方的利益,法律关系非常复杂,案件处理较为困难。

“由于海外务工人员不通当地语言、制度、文化,维权手段十分有限,相较国内的农民工更为不易。”佟丽华说,“我们希望通过网络等多种途径,积极向希望到海外务工的人员宣传介绍一些基本的维权常识,以提高他们自我保护的能力;我们也会为符合法律援助条件的我国海外务工人员及时提供法律援助,帮助他们依法维权;我们还要开展法律培训及相关问题的研究工作,以进一步帮助完善国内相关法律政策。”

她们都是大学本科学历,正逐步成长起来,和男性飞行员一起承担着整个公司的航班运行任务。泱波 摄

另外,农民工是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个特殊群体,是现阶段的特定概念,仅存于中国境内,蒙古国并不存在这种特殊群体,也不存在规范农民工工资的法律法规。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涉外民事法律关系法律适用法》第十条第二款之规定:不能查明外国法律或者该国法律没有规定的,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法律。因此,乌力吉图违法将工程发包给刘春江,依法应当承担连带清偿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