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网杭州12月20日电(郭其钰)尽管已回到杭州数月余,沙洋还是经常会想到3700多公里外的圣山、圣水、圣地、圣城。20日于杭州举行的2019年度浙江省“最美建设人”学习促进会上,获得“最美建设人”称号的沙洋坦言,在西藏的日子已深刻在生命里,成为人生中最闪亮的三年。

沙洋是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村镇建设处的一名干部,2016年7月,他主动报名参加援藏,经过层层选拔来到“生命禁区的禁区”“世界屋脊的屋脊”——西藏那曲市,任那曲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党组成员、副局长。

彼时那曲正“撤地设市”,亟需在城乡规划、乡村建设管理方面有经验的干部。凭借多年在城乡规划管理和美丽乡村建设领域的工作经历,沙洋担起了那曲城市规划修编“总规划师”,理顺规划设计管理体系,组织开展县域乡村建设规划和特色试点村规划编制等。

从地图上看,八达岭长城站位于北京市延庆区八达岭特区,京藏高速公路及G110国道东侧,八达岭长城景区滚天沟内靠南一侧,毗邻八达岭长城。旅客出站后,步行几分钟就能抵达景区售票处。

记者了解到,车站采取了人员值守加技术监控的双保险措施,电扶梯的两侧扶手上,每隔数米就有一个紧急按钮。电扶梯的上下处也都安排了应急值守人员,同时,电扶梯沿途安装有视频监控,值班人员观察到突发事件,可在第一时间采取应急措施。此外,为了避免这部电扶梯超负荷运行,进出站客流量达到临界值范围时,车站将采取分流措施。

沙洋还记得,在那曲滨水公园的设计中,设计院前期所做的方案没有考虑西藏的自然环境和民族特色,直接把内地的设计方案照搬过去。“我去了以后对这个方案重新进行评估,要求他们在设计中反映出更多西藏的人文特色和民族风情。”沙洋说,设计要求提高后,建设标准也相应地提高。

到西藏后,相比于很快熟悉融入工作,生活上的适应成了援藏干部们面临的最大困难。那曲海拔超过4500米,援藏干部们有一句调侃,“在西藏只有两个季节,冬季和大约在冬季。”在这样的环境下,沙洋形容,“没有一个人没住过院。”

埋深最大的高铁地下车站 电梯提升高度42米

今早7点40分,记者从北京北站乘坐高铁出发,只用了十几分钟就到达70公里外的八达岭长城景区。如果是自驾车,即便不堵车也需要耗费一个多小时。

援藏的三年时间里,沙洋的足迹遍布那曲的乡村角落。他赴班戈县、嘉黎县、比如县、色尼区等地实地检查在建的公共建筑、大型民用建筑、扶贫搬迁和灾后重建建筑,以严谨、近乎苛刻的态度,确保工程质量安全。

“那曲的村庄大多地处十分偏远,村与村之间距离较远、人迹罕至。”沙洋说,实地走访时常常早上天蒙蒙亮就出发,天黑才到达当地乡镇府。一到乡政府,就立即召开会议,讨论到深夜是家常便饭。

82米长的电扶梯成网红打卡地。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这么长的电梯,如何确保运行安全?

新京报记者 裴剑飞 摄影记者 郑新洽

“与其苦熬浪费生命,不如苦干燃烧青春”,这句浙江援藏干部们口口相传的话,是沙洋的精神坐标,也成了一代代援藏干部传承的精神。

2019年度浙江省“最美建设人”学习促进会。主办方 供图

说起三年前报名援藏的初衷,沙洋用了三个身份来解释。“作为一名党员,选择援藏就是选择担当;作为一名专业技术人员,我希望用专业知识为西藏的规划建设事业做一份贡献;作为一名父亲,想为自己的孩子做一个榜样。”

位于延庆八达岭长城景区内的八达岭长城站创下了4个“全国之最”——车站最大埋深102米,地下建筑面积3.6万平方米,是国内埋深最大的高铁地下车站;车站主洞数量多、洞型复杂、交叉节点密集,是国内最复杂的暗挖洞群车站;车站两端渡线段单洞开挖跨度达32.7米,是国内单拱跨度最大的暗挖铁路隧道;最长的一部旅客进出站电梯提升高度达到42米,是国内旅客提升高度最大的高铁地下车站。

据了解,开通以来,八达岭长城站共计发送0.54万人、到达0.69万人。

“孩子没来过八达岭,这不京张高铁开通了吗,我趁着冬季人少带孩子来爬长城。”今天早上9点半,一列复兴号列车平稳驶入八达岭长城站站台,市民李先生特意带着家人坐高铁到长城景区玩,“从出家门到抵达景区,只用了不到一个小时,要是自己开车没准这会儿还堵在高速公路上呢。”

前往八达岭长城景区的新选择

据悉,2019年度浙江省“最美建设人”学习促进会由浙江省住房和城乡建设厅主办,中国新闻社浙江分社承办。(完)

虽是工作日,前来乘坐高铁的旅客依然不少。摄影/新京报记者 郑新洽

记者了解到,自去年年底开通以来,八达岭长城站共计发送0.54万人、到达0.69万人,前往景区的游客数量占了一大半。

“于我而言,人生中有很多个三年,在西藏的三年是其中闪亮的一段。同时正是二十多年来一批批援藏干部的无数个三年,成就了今天的那曲。”沙洋如是说。

他介绍,从前的那曲是一个只有一条街的“黑河镇”,在浙江数十年的接力援助下,如今那曲成了一个有10万人口的都市。

作为一座建造在长城景区内的车站,八达岭长城站采用了“尊重自然、形隐于山”的设计理念,将车站与山体融为一体。

据统计,浙江省对口支援西藏那曲市24年来,先后选派了援藏干部人才八批516人,投入援藏资金30.1亿元,建成援藏项目341个。来自千里之外的浙江援藏干部以“艰苦不怕吃苦,缺氧不缺精神”的毅力扎根雪域高原、担当作为,赢得了“浙江铁军”的美誉。

记者在八达岭长城站看到,有不少游客选择乘坐高铁前往八达岭景区。

“扶梯长82米,提升高度相当于14层楼高”,京张高铁开通运营后,八达岭长城站迅速成为重要打卡地,这部电扶梯也成了旅客争相拍照的“网红扶梯”。

沙洋自己也曾因食物中毒而住院,但在那曲高寒缺氧的环境下,一个多月都治不好,体重掉了20多斤,最终不得不回到浙江治疗。然而在住院一周病情刚刚好转的时候,他便又回到了西藏工作。

“高原的路况十分险要,有时候车沿着悬崖开,有时候又要翻越海拔5000米以上的垭口,常常命悬一线。”尽管如此,但看到今天那曲的建设成就,沙洋依然觉得一切都值。

作为来自建设部门的援藏干部,沙洋对西藏那曲的对口支援可谓恰逢其时。